♚ 瘠薄

轮瓶邪黑花发糖的日常前篇ᓖ( •́︿•̀ )ᓙ

后面那一篇是瓶邪,这是黑花,后面那一篇提前发了,在主页可以找到(இдஇ`)

小花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,半眯着眼,也不抬头的说出一句“黑爷,来了?”
一边刚来的黑瞎子丝毫不客气地坐在椅子上,一如既往的痞笑“解当家差人请我,齐某自然是要来的。让我猜猜,花儿爷,找到肥斗了?”小花猛的睁眼“黑爷果真厉害,连我的意图都能猜出来。一个战国墓,预测很凶险,去吗黑爷。”黑瞎子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“解当家的夸奖我黑瞎子受不起,不过这个斗我很感兴趣,能让解当家说是凶险的斗,还特意千里迢迢请来了我,想必来头不小。分成怎么算?”“黑爷言重了。分成还是老规矩”淡淡的瞥了瞎子一眼“黑爷今个儿不抽烟?”瞎子笑了一声“谁不知道解当家嗓子金贵,我要是敢在这吞云吐雾,怕是早就被扔出门外了。”“啧”解雨臣嗤笑一声“我是个当家的,命随时可能丢掉,在乎什么嗓子,不过是故去的师傅爱唱,我便随了他。”瞎子靠了过来,呼出的气流在解雨臣耳边滑过“花儿爷这么重情重义的吗,那对我瞎子是不是也有着一份情呢?”解雨臣抬头冷冷地看着他“黑爷,你我再清楚不过,感情这种东西,在我们这行就是累赘,我对于师傅是尊敬,毕竟——(皱眉)当初解家能保住,也是多亏了二爷爷。”揉了揉头发,瞎子靠在一边的椅子上“解当家说的当真没错(扶扶墨镜)下斗时间,哑巴张去吗?”解雨臣无奈的叹了口气“一周后解家集合,哑巴张我不知道,小邪是铁了心要去。”瞎子站起身,无所谓的挥挥手“那哑巴张是去定了。瞎子我今儿就先告辞了,一个星期斗里见吧花儿爷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9)